老牛韩力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九一八事变——国之奇耻大辱

 

                                                       韩声涛

 

1931年9月18日夜,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随即向东北军驻地沈阳北大营(1907年,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为加强时称奉天的沈阳城的防务,倡导修建了位于沈阳北郊的北大营)发动进攻,史称九一八事变。

由于执行张学良的不抵抗命令,北大营万名守军(负有守备沈阳职责的装备精良的东北军王牌王以哲独立第7旅)竟被500多人的日军击溃,当晚日军便攻占北大营。

日军进攻北大营时,在沈阳城内的旅长王以哲竟然一再电话命令不准抵抗。据事后统计,日军进攻北大营,东北军伤亡335人、失踪483人,而日军仅死亡2人、伤23人。

从沈阳仓惶撤出的王以哲旅又遭到日军飞机追炸,后来王旅撤到北平时只剩700多人。

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占领沈阳全城。

当时全国最大的沈阳兵工厂(正式名称为东三省兵工厂,设有枪厂、枪弹厂、炮厂、炮弹厂、火药厂等,能生产火炮、轻重机枪、步枪、枪炮弹和火炸药等)和沈阳东塔机场连同260余架飞机、650余门大炮、2300余门迫击炮、2500余挺机关枪、10余万支步枪和手枪、10万余发炮弹、300余万发各种子弹、10余辆坦克、大批物资器械以及东三省官银总号大金库(存有66万斤黄金和200万元银圆)等,一日之内全部落入日军之手。

辽宁省主席臧式毅被俘,东北边防军代理司令、参谋长荣臻等微服逃走。

日军攻占沈阳后,大肆抢掠公私财物。

张学良时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兼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拥兵30万。九一八事变时,在北平的张学良下令“不得抵抗”。其时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只有1万多人,而驻扎在东三省的东北军近20万,关内平津(北平、天津)一带还有东北军11万。

九一八事变时,我是东北边防军驻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军士教导队学员。听到事变的消息时,我震惊而气愤。

沈阳北大营的轻易得手,使日军更加猖狂,加之后来张学良又违抗国民政府、国民党中央和蒋介石“固守锦州”的命令擅自弃守锦州,并下令东北军撤出东北,短短四个多月,相当于日本国土面积三倍多、工农业资源极为丰富、工业基础国内先进的东三省全部沦陷,三千万同胞陷于日寇铁蹄之下。

由此,东北军名声尽失矣!张学良名声尽失矣!

九一八事变日军一日之内占领沈阳后及东三省迅速沦陷后,东北民间传曰:大帅(张作霖)若在,必不至此!“小六子”(张学良的乳名)太不成器!

当时张学良执掌的东北与国民政府仅是名义上的归属关系,东北军权、政权、财权集中于张学良之手。蒋介石和国民政府难以真正对张学良发号施令,更动不了东北军的一兵一卒。当时蒋介石和国民政府能指挥的仅为中东部数省而已。

蒋介石后来曾说:“事实上东北在九一八以前,仅名义上归属于国民政府,而军权政权财权,俨然独立,至少可说非革命势力范围以内之地。”

当时东北军是国内装备最好的军队。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坦克部队就是张作霖创建的,而张学良则是中国战史上第一个同时动用大炮、坦克和飞机进行作战的将领(1927年奉军张学良部动用大炮坦克飞机围攻晋军傅作义部坚守的涿州城)。

张学良曾回忆说:东北易帜(1928年底)之初,“我们奉天军(东北军前身)拥有40万兵力,有海军,还有飞机、坦克。蒋介石的嫡系军队不过30万,没有海军和飞机。东北军拥有沈阳兵工厂和军事学校(沈阳的东北陆军讲武堂、吉林的吉林省军官教练处和齐齐哈尔的黑龙江省陆军讲武堂分校),装备训练自成一体,军事力量很强。”

需要指出的是,发动九一八事变并非日本政府的行为而只是日本关东军的独断专行。就在事变后不久的9月24日,日本内阁会议还决定了“不将事态进一步扩大”的方针。

然而此后日本关东军轻易占领东三省,极大地助长了日本侵华的嚣张气焰。

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给日本关东军的秘密报告中说:“须知‘九一八’迄今之帝国对华历次作战,中国军因依赖国联,而行无抵抗主义,故皇军得以顺利胜利……倘彼时中国官民能一致合心而抵抗,则帝国在满(日指东北)之势力,行将陷于重围,一切原料能否供给帝国,一切市场能否消费日货,所有交通要塞、资源工厂能否由帝国保持,偌大地区,偌多人口,能否为帝国所控制,均无确实之把握。同时反满抗日力量之集结,实行大规模之游击扰乱,则皇军势必苦于应付矣。”

九一八事变后,光咱东北抗日义勇军就大规模地跟日本关东军拼了一年多,攻城夺镇(包括攻打沈阳、长春、吉林、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大中城市),四处袭击,大量歼灭日军的有生力量,打得日寇惊恐不安、狼狈不堪,一时震惊中外,极大地振奋了国人的爱国热情。当时美国《密勒氏评论报》发表评论说:“满洲事实上没有不被袭击的地方,城市和铁路,竟找不出一处来。”英国伦敦《每日导报》也载文说:“满洲当局日陷不宁,目下满洲境内,日本人没有一条绝对安全的道路。”当时流传的“马占山(义勇军名将),冯占海(义勇军名将),一马占山,二马占海,山海关外,排山倒海” 就是东北义勇军抗日气势的写照。若装备精良的东北军大军悉数投入并坚决抗敌,小日本绝对嚣张不起来。

如果中国在九一八事变后能够坚决抵抗,东三省决不会轻易沦陷;没有东三省的资源和经济基础,日本就难以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张学良下令不抵抗并将东北军大军撤出东北,过莫大焉!

九一八事变,国耻也!国之奇耻大辱也!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进攻东北军驻地沈阳北大营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装甲部队侵入沈阳市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占领张学良官邸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占领沈阳兵工厂(当时全国最大的兵工厂)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占领东三省官银总号大金库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9月21日,日军占领吉林省城吉林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11月19日,日军占领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2月5日,日军占领哈尔滨,至此东三省沦陷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1931年时的张学良

 

九一八国耻85周年:耻在张学良不抵抗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98岁的东北抗日义勇军老兵韩声涛

 

 

韩声涛生平简介:韩声涛,汉族,1912年10月22日生,山东平度人。1931年春参加东北军,九一八事变不久即投身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坚苦卓绝的中华民族14年抗日战争(1931—1945)期间,历任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和军训练总队总队长;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冀中抗战、豫北抗战、太行山抗战、豫皖边界抗日、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湖阳镇战斗)、豫南会战和豫中会战;所在部队为吉林抗日救国军、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1师和第4师。先后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西安长安军官训练团和昆明美军参谋学校。1947年任国军第13军教育团团长。1948年任国军第13军第299师团长。1949年任四野第45军第135师副师长。1951年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1955年被转业到湖北省襄阳高中任副校长。1958年被打成“右派”。 “文革”中受迫害。生前为湖北襄樊四中离休干部。2010年3月22日在襄樊逝世,享年98岁。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