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韩力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抗战老兵韩声涛谈固安血战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第91师师长冯占海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国军士兵,其配备为步枪、刺刀和大刀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日军土肥原师团的坦克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土肥原贤二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土肥原贤二受审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1937年9月14日,永定河附近固安的战斗中,一支日军准备强渡永定河,意图攻击对岸的中国军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1937年9月14日,日军部队正在渡过永定河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固安县城规划图,可见当年古城风貌

 

 

老兵忆抗战:决死抵抗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永定河流域

 

        血战固安

 

         韩声涛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 (又称七七事变)爆发后,为援助平津(北平、天津)、与日军在永定河地区作战,7月中旬冯占海(抗日名将,1935年4月即被国民政府明令叙任为陆军中将,他率部转战东北、华北和华中,奋勇抗敌)第91师即作为第一批开往前线的部队之一,从河北高邑及附近几个县出发,乘火车开抵保定附近,作增援北平之准备。

7月底日军占领平津后,即制定了在华北决战的作战计划,增调3个精锐师团至华北,决定把主战场放在河北省北部的平汉(北平—汉口)铁路沿线。

因永定河对面日军兵力猛增、平汉线正面战事趋紧,冯占海第91师又奉命强行军开往固安、永清,沿永定河南岸一线布防,与日寇隔河对峙。

当时冯占海第91师(辖3旅6团)奉命担任固安县城及其以北永定河沿岸的河津至东西杨村一线阵地的防守。该河段属永定河中游,水流浅缓,是日军强渡永定河的重点河段。

冯占海第91师的左翼为檀自新骑兵第10师,右翼为周福成第116师。

冯占海第91师的防守部署为:

以赵文质第272旅姜明文第544团担任永定河河岸防守主力,以崔福昌第543团为该旅预备队;

以赵维斌第273旅李树棠第545团防守固安县城,以范广禄第546团为该旅预备队;

以王锡山第271旅(辖王化久第541团和魁恩第542团)担任全师总预备队;

师部设在固安县城以南的渠沟镇。

当时我是冯占海第91师第273旅第545团第1营第1连连长。

战前冯占海师长曾多次检查永定河岸前沿阵地和固安县城的布防。

在固安城内,冯占海师长鼓励官兵奋勇杀敌、为国死守固安城。守城官兵做好了长期坚守、与日寇拼巷战的准备。

当时冯占海第91师的武器装备比较简陋陈旧且弹药不足。其绝大部分武器装备还是东北抗日义勇军时期的(原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的基本武器装备和转战东北时缴获的日伪军的武器装备),编为正规军后补充极其有限。而原本有限的重型武器经热河、察哈尔抗战后已损失大半。

当时防守固安城的我连士兵的配备是步枪、刺刀(有的还有大刀)、20发子弹和4个手榴弹,一旦交战,弹药会很快耗尽,只得随时准备短兵相接和肉搏。

冯占海第91师将士以劣势装备迎战配有飞机大炮坦克的日军精锐,其悲壮惨烈,可想而知。

冯占海第91师的当面之敌是日军土肥原师团。

土肥原师团即日军甲种师团第14师团,是日本陆军中最精锐的师团之一。该师团装备精良、机械化程度高、训练有素,其时正处于战力和兵力最盛时期。

次年5月在河南兰封地区国军以12个师围攻之而不克。据说嚣张的中将师团长土肥原贤二为炫耀武力,曾故意把数百辆战车在麦田里横着一字排开,足有数里之宽。

土肥原贤二是个“中国通”,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及几种中国方言,曾长期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他是日本陆军驻华特务机关头子、九一八事变的共谋者之一、建立伪满洲国和策划“华北自治”的主要人物,后任日军第7方面军司令官等职,日本陆军大将。1948年土肥原贤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按照抽签结果第一个被执行绞刑。

当时我奉命率第1连坚守固安县城北门。长官给我的命令是:“死守北门,与固安城共存亡。”

固安是座古城,设置于隋代,清代康熙帝曾五次巡视固安。固安县地处北平、天津、保定三地中心。县城北距北平市中心100华里,是北平的南大门,古有“天子脚下、京南第一城”之称。

固安城北面就是永定河。永定河是北平地区最大的河流,古称澡水,隋代称桑干河,金代称卢沟(卢沟桥由此得名),旧名无定河。据说永定河为清代康熙帝赐名,意为“永远安定、国泰民安”。

固安古城墙又高又宽,很坚固。战前我们把城门用沙袋堵得严严实实并昼夜赶修了街垒工事。

9月14日上午,在飞机和重炮的掩护下,日军土肥原师团强渡永定河,向固安县发动进攻。

日寇用重炮沿着县城城墙城门轰击,炮火密集。空中20多架飞机轮番俯冲轰炸。

从东北抗日以来飞机大炮的轰炸我见的多了,但出动这么多的飞机进行轰炸,这么密集的重炮轰击却从未见过。一会儿工夫,我连就死伤了十几个弟兄。我命令城墙上的弟兄们立即全部撤下来。

利用一个轰炸间歇,我带一个班长再上城墙观察敌情。我俩在城墙的垛口刚一露头,班长正要把机枪往垛口上架,突然听到枪响,班长即刻仰头到下,手上的机枪落在身旁,口中冒血牺牲。他被敌子弹从口射入。这时第1营李副营长在城墙下刚喊了一声:“韩连长……”,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顷刻之间,他已血肉模糊,不成人形。

我当时想:“这样下去,光敌飞机重炮轰炸,我连恐怕要死伤三分之一的弟兄。” 我传令各排长:“告诉弟兄们,注意掩蔽,城破无疑,准备打巷战。”

下午,被炸死、炸伤的人数在增加。我给一位重伤员喂水喝。他是个班长,他的双腿都被炸断了。他对我说:“连长,从东北打到这儿,这是我最后一仗了,我这算是为国尽命了。算起来我手上有6条日本鬼子的小命,也够本了。家里人都叫小日本给害了,我也无牵挂了。给我留俩手榴弹,我还要带几个小鬼子一起走。” 我看着他,一阵心酸,心里默默地说:“好兄弟,这也是我最后一仗了,这也是咱第1连最后一仗了,我和弟兄们陪你一起与固安城同殉。”

看着死伤的弟兄们,看着城墙城门被炸得越来越大的豁口,我心里悲愤极了,我们这哪是在跟日本人打呀,是在跟飞机大炮打呀!

黄昏时,已可听见城墙城门外日军坦克碾压冲击声和洋马的嘶鸣声,城破在即。我传令:“弟兄们,咱们以死报国的时候到了,咱第1连不能给91师丢脸,不能给长官丢脸。每人多拼死几个鬼子,也为被炸死的弟兄们捎上鬼子的小命!”

不久,城破敌进,坦克在前开道,步兵洋马随后蜂拥跟进。我们由于没有重武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日寇冲入城内。

全连立刻按照我的命令展开巷战。那天晚上有月光。巷战异常激烈,我们抱定与固安城共存亡的决心,与敌拼命。

当时弟兄们都铁了心,反正被敌重兵围在城里了,甭打算活着出去了,拼死1个够本,赚1个是1个。我连大部分战士都是从东北抗日过来的老兵,打鬼子经验多,见鬼子一点都不怵,特别善于夜战。

由于我们有准备,熟悉地形,短兵相接、贴身肉搏又是我们的特长。起初日本鬼子吃亏不小。我们拼死抗击,或射击,或扭抱厮打,或刺刀拼杀,或大刀挥砍,寒光闪闪,真是“相看白刃血纷纷” 。我手上的兵器就换了几种:手枪、机枪、步枪、大刀、刺刀,子弹一打光,就近随手抄起什么就用什么。我们杀得鬼子嗷嗷惨叫。

但毕竟是以寡击众,我们渐渐不支。因为我们守的北门阵地是日军正面主要突破口,首当其冲,大批日兵不断涌入,不少被围的弟兄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不少弟兄子弹打光后与数倍于己的敌人拼刺刀、肉搏,力战牺牲。

战斗到深夜,接到长官向固安城以南撤退的命令,我的连是最后撤的。我第1连原有150多人,经过惨烈拼杀,最后只剩下10几个人,我140多位弟兄壮烈战死在固安城。但凶残的小日本也没占到便宜,我连官兵决死搏杀,毙伤日本鬼子至少也有百十来人。我手上就结果了至少5个小鬼子。

当时日军的20多辆坦克在城周围转,4个城门均被敌人占领。寻一间隙,我们在一处城墙垛口系上绳索,缒城而下,乘夜幕掩护,方才冲出敌人包围。

在守卫固安城的血战中,与强敌决死拼杀的守军李树棠第545团(中校团附刘万庆战死)尽管牺牲惨重,但仍毙伤大批日军并生俘日军十余人及大阪朝日新闻社副社长。

后来听说开战前猖狂的日军曾派一男一女乘汽车到固安县城南门外喊话劝降。我第91师南门守军奉李树棠团长之命用机枪将那两人击毙。

嚣张的小日本,管你什么飞机、大炮、坦克,我中国军人就是要跟你拼命!拼你多少是多少,休想不战而夺我城池!

在固安县城外的永定河岸前沿阵地,冯占海第91师官兵奋勇抗击飞机大炮坦克掩护的日军渡河部队。师属山炮营倾其所有炮弹封锁河面,官兵奋力开火,曾数次将日军打回对岸。日军飞机大炮坦克的狂轰滥炸将我守军阵地几乎夷平。

激战中闻知左右两翼友军均撤离后,冯占海师长即命第271旅旅长王锡山急派两个团到固安两翼阻击日军,并命令第272旅第544团姜明文团长坚守阵地、奋勇抗击渡河日军。

姜明文团长率全团官兵与日寇浴血搏杀,牺牲惨重,中校团附马景芳、第1营营长戴雨川战死,第2营营长王冠第负重伤,9位连长只剩5位,全团官兵只剩500余人。

第272旅旅长赵文质率旅部和第543团的1个营与日军拼死血战,官兵伤亡很大。赵文质旅长被日军骑兵砍成重伤,全身被砍8处。

在那场与气势汹汹的强敌正面交火的硬仗中,冯占海第91师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死伤6000余人。

固安之战后,冯占海第91师退守白沟镇、北拒马河右岸一线阵地,继续抗敌。

 

韩声涛生平简介:韩声涛,汉族,1912年10月22日生,山东平度人。1931年春参加东北军,九一八事变不久即投身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坚苦卓绝的中华民族14年抗日战争(1931—1945)期间,历任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和军训练总队总队长;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冀中抗战、豫北抗战、太行山抗战、豫皖对日游击作战、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湖阳镇战斗)、豫南会战和豫中会战;所在部队为吉林抗日救国军、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1师和第4师。先后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西安长安军官训练团和昆明美军参谋学校。1947年任国军第13军教育团团长。1948年任国军第13军第299师团长。1949年任四野第45军第135师副师长。1951年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1955年被转业到湖北省襄阳高中任副校长。1958年被打成“右派”。 “文革”中受迫害。生前为湖北襄樊四中离休干部。2010年3月22日在襄樊逝世,享年98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