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韩力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张自忠将军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张自忠将军殉国处——湖北宜城南瓜店十里长山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宜昌十万民众不期而集恭送张自忠将军灵柩至江岸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运送张自忠将军灵柩的“民风号”专轮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张自忠将军灵柩运抵重庆,蒋介石登轮致哀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迎接张自忠将军灵柩的国民革命军士兵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张上将自忠之墓

 

韩声涛:亲睹日机投张自忠战死传单 望恢复自忠县县名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自忠县”石碑拓片

 

        

          张自忠将军力战殉国

 

             韩声涛

 

湖阳镇战斗(枣宜会战湖阳镇大捷,1940年5月,石觉第4师击溃日军第40师团第234联队,歼灭其1个大队,击溃其2个大队,毙敌1000多人,击毙敌大队长2名,缴获大批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该战石觉第4师官兵获得第31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传令嘉奖。当时我是石觉第4师万宅仁第11团第3营营长)一结束,我即奉命率部向枣阳方向搜索前进。

5月17日,我率领部队沿着一个山坡行进时,突然从汉口方向低空飞来了4、5架飞机,我立即命令部队疏散掩蔽。

可飞机并没有投炸弹而是投了不少传单。我坐在山坡上接了一张。传单上写着:支那大将张自忠总司令战死。我心头一震,半信半疑。

不幸噩耗很快得到证实,我心伤悲。

想我官兵在湖阳镇奋勇杀敌时,就在相距约150华里的抗敌前线,加上将衔的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中华民国政府1939年5月叙任他陆军中将加上将衔)正亲率部队与数倍兵力的飞机大炮支持的日军第39师团主力激战。

张自忠将军全身负伤8处(炮弹伤2处,刺刀伤1处,枪弹伤5处),于5月16日在宜城县南瓜店前线力战殉国。

日军《231联队史》记载了张自忠将军壮烈殉国的最后一刻:“第四分队的藤冈一等兵,是冲锋队伍中的一把尖刀,他端着刺刀向敌最高指挥官模样的大身材军官冲去,此人从血泊中猛然站起,眼睛死死盯住藤冈。当冲到距这个大身材军官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时,藤冈一等兵从他射来的眼光中,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竟不由自主地愣在原地。这时背后响起了枪声,第三中队长堂野军曹射出了一颗子弹,命中了这个军官的头部。他的脸上微微出现了难受的表情。与此同时,藤冈一等兵像是被枪声惊醒,也狠起心来,倾全身之力,举起刺刀,向高大的身躯深深扎去。在这一刺之下,这个高大的身躯再也支持不住,像山体倒塌似的,轰然倒地。”

日军认定张自忠将军的遗体后,全体膜拜行礼。日军第39师团师团长村上启作命令军医用酒精把张自忠将军的遗体仔细擦洗干净,用绷带裹好,庄重收殓入棺。

张自忠将军殉国当日深夜,日军汉口广播电台中止正常广播插播:

“据前方战报……中国事变爆发以来,如此高级的指挥官战死,这是第一个。张自忠总司令以临危不惊、泰然自若之态度与堂堂大将风度,从容而死,实在不愧为军民共仰之伟丈夫。我皇军第三十九师团官兵在荒凉的战场上,对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奉上了最虔城的崇敬的默祷,并将遗骸庄重收殓入棺,拟用专机运送汉口。”(张自忠将军的遗体后被国军抢回)

堂堂集团军总司令竟在第一线决死指挥抗击强敌,举世莫比也!

张自忠将军是中国抗战中牺牲的第一位集团军总司令(另一位是1944年5月战死的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将军)。

张自忠将军真乃我中华抗日军人之魂也!

长城抗战中,张将军率部在喜峰口与日军血战,重创日军,他在喜峰口前线告诫所部营以上军官:“日本人并没有三头六臂,只要我们全国军民齐心协力,与日寇拼命,就能将日寇打出中国去。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国捐躯,重如泰山”。

台儿庄战役中,张将军率部与日寇精锐坂垣师团激战七昼夜,抱定拚死的决心,曾致电长官:“战而死,虽死犹生;不战而生,虽生亦死”, 终获临沂大捷,粉碎了日军向台儿庄前线增援的企图,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

武汉会战中,张将军率部在潢川与日军重兵激战12昼夜,他下达 “与阵地共存亡,为国家民族与敌人拼到底” 的手令并在战斗最激烈时亲临潢川城门外指挥,共毙伤日军3000余人,完成了战区长官下达的阻击任务,为我军主力的集结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日军承认:“在潢川方面遭到支那军队极强烈之抵抗,致蒙受巨大之损失”。

随枣会战中,张将军率部奋战,在战局危机时亲赴第一线督战,冒险东渡襄河截击日军,在田家集大败日军,获襄东大捷。

为表敬仰,特录张自忠将军战死当月对所属师团主官之亲笔昭告:“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为纪念抗日牺牲的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国民政府授予其少将军衔),1942年9月,中共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将辽县改名为左权县。

为纪念抗日牺牲的东北抗日联军主要领导人之一的杨靖宇将军,1946年2月,中共东北人民政府将蒙江县改名为靖宇县。

为纪念国民革命军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上将(1940年7月,中华民国政府追赠张自忠为陆军上将),1944年12月,中华民国政府明令将宜城县更名为自忠县。

宜城县政府于1945年3月1日举行更名典礼,即日正式启用“自忠县”县印。张铮为首任自忠县县长。

可49年后,左权县和靖宇县县名不变,而自忠县却改为宜城县。

不公平矣!国家民族至上,国家民族利益高于党派利益,这是一个国家民族的基本准则。这也应是国民的基本常识。

难道因为连日敌都奉为 “壮烈战死的绝代勇将” 的张自忠将军不是中共党员,就不能恢复自忠县县名吗?

如今已经是21世纪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长期对内战耿耿于怀是不明智的。

恢复自忠县县名,缅怀抗日英烈,弘扬民族精神,善举也!

 

 

韩声涛生平简介:韩声涛,汉族,1912年10月22日生,山东平度人。1931年春参加东北军,九一八事变不久即投身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坚苦卓绝的中华民族14年抗日战争(1931—1945)期间,历任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和军训练总队总队长;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冀中抗战、豫北抗战、太行山抗战、豫皖对日游击作战、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湖阳镇战斗)、豫南会战和豫中会战;所在部队为吉林抗日救国军、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1师和第4师。先后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西安长安军官训练团和昆明美军参谋学校。1947年任国军第13军教育团团长。1948年任国军第13军第299师团长。1949年任四野第45军第135师副师长。1951年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1955年被转业到湖北省襄阳高中任副校长。1958年被打成“右派”。 “文革”中受迫害。生前为湖北襄樊四中离休干部。2010年3月22日在襄樊逝世,享年98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