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韩力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南口战役要图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南口附近的长城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第13军将士奉命抢防南口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第13军将士赴南口抗战誓师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第13军军长汤恩伯(中)、第4师师长王万龄(左)和第89师师长王仲廉(右)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汤恩伯(左二)视察居庸关阵地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529团团长罗芳珪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416团团长张树桢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张雪中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石觉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吴绍周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日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日军坦克部队进入南口附近村庄

 

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汤恩伯率部血战日军精锐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日军轰炸南口

 

 

 

                     谨以此文纪念南口战役80周年,深切缅怀参战抗日将士

 

                                                南口战役

 

                                                        韩声涛

 

1942年夏,第85军副军长兼第4师师长石觉(黄埔军校第3期毕业,后任国军第9兵团司令、联合勤务总司令,陆军二级上将)升任第13军军长,第4师即由第85军编回第13军。

第4师最初就隶属于第13军,1937年冬以第13军之第4师、第89师编成第85军。

1938年夏第89师编回第13军。

在石觉任第13军军长前,第4师和第89师分别为第85军和第13军的核心师。这两个师汤恩伯均任过师长,是汤恩伯起家的最基本的师,是汤恩伯第31集团军最精锐的主力师。

石觉第13军辖蔡剑鸣(黄埔军校第3期毕业,后任第13军副军长、第9兵团副司令)第4师、舒荣(黄埔军校第3期毕业,后任第13军副军长、第12军军长)第89师和刘漫天(毕业于黄埔军校第4期和美国步兵学校高级班,后任第245师中将师长)第117师。由此,石觉第13军成为汤恩伯部的核心部队,被日军视为国军第一战区的“精锐核心兵团”。

石觉军长上任不久就把我(时任第4师第10团副团长)调到第13军军部任训练总队长(应是正团长担任的职务),协助他开展全军干部与部队训练。石觉曾兼任汤恩伯第31集团军训练处处长,他对军事训练很重视,也很内行。

当时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豫皖边区总司令汤恩伯对石觉说:“希望你恢复13军生龙活虎般的雄风。”

全面抗战初期著名的南口战役主力就是汤恩伯第13军。

南口战役是1937年8月8日至8月26日国军在河北南口地区对日军进行积极防御作战的著名战役,是一场军力悬殊的血战。

1937年7月底日军占领北平和天津后,即决定沿津浦(天津—浦口)、平汉(北平—汉口)和平绥(北平—归绥,归绥即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其时为绥远省省会)三线扩大侵略:沿津浦路进攻,以策应对上海、华东等地的侵犯;沿平汉路南下,以夺取中原,进逼华中、长江;沿平绥路西进,以占领山西,进而控制整个华北。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对日军的三路进犯都做了相应的作战部署,在平绥路方面,组织了著名的南口战役。

南口位于北平西北45公里,为居庸关南侧的长城要隘、北平通向大西北的门户,有 “绥察之前门,平津之后门,华北之咽喉,冀西之心腹”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参战的日军为配备大量飞机、大炮、坦克的日军精锐板垣第5师团(日军甲种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有“钢军”之称,师团长为曾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板垣征四郎中将)、铃木独立混成第11旅团、酒井独立混成第1旅团和川岸第20师团(日军甲种师团)之一部等,总兵力约6万人。

参战的国军为傅作义第7集团军前敌总指挥汤恩伯率领的第13军(辖王万龄第4师、王仲廉第89师)、高桂滋第17军李仙洲第21师和高桂滋(兼)第84师、第18军朱怀冰第94师、第7集团军直辖之陈长捷第72师和马延守独立第7旅及2个独立炮兵团(炮兵第21团和炮兵第27团)等,总兵力6万余人。

在南口及其沿线长城要隘,国军官兵面对强敌视死如归,奋勇搏杀,牺牲惨烈,激战半个多月,重创气势汹汹的日寇。期间日军公然违反国际公法,多次使用毒气弹。

8月13日汤恩伯致电第89师罗芳珪团长:

“五二九团罗团长芳珪兄,文电诵悉,贵团连日力挫强敌,已确立本军未来全部胜利之基石,曷胜欣慰!南口阵地,关系国家对抗战之成败,敌寇虽众而凶顽,仅将其优势之炮火,而不能尽毁此一带。尤其吾人赖以抵抗强敌者,为战斗精神,而非大兵与精良之武器,吾侪誓死决不离开阵地寸步。人生百年,终须一死,好汉死在阵头上,即为军人光荣之归宿。”

同日汤恩伯还致电王仲廉师长:

“第八十九师王师长介人兄,文申电诵悉,李旅连日力挫强敌,已树本军胜利之先声,曷胜欣慰!南口阵地,即为吾侪光荣之归宿。我死则国生,我贪生则国死,吾侪宁死尽以维护此阵地,并不幸求生还也。望转告贵师全体同生死之官兵们,努力争取胜利为盼!”

当时天津《大公报》之《血战居庸关》报道:

“(8月)12日早晨,30多辆坦克车驶入了南口,应验了美国武官给我们的忠告。坦克车简直是“铁怪”,3寸厚的钢壳,什么也打不透它,炮弹打正了它,最多不过打一个翻身,然后它又会自己把自己调整过来继续行驶。只要有一道山沟,它就隙沿而上,怎么奈何它呢?办法是有的,第七连连长带着两排人跳出阵地冲向坦克车去,他们冲到这个“铁怪”跟前,铁怪少不了有好多窗户以备里面的人向外射击之用,于是大家就不顾一切的攀上前去,把手榴弹往窗口里丢,把手枪伸进去打,以血肉和钢铁搏斗,铁怪不支了,居然败走,并且其中的6辆因为里面的人全部死了,所以就成了我们的战利品,两个排的健儿死了大半,但终于获得胜利。

从13日起,敌人的炮火更烈,他们把重炮每四门一行地排成三行纵队,四围用坦克车圈起来,以防我们的进袭。一圈一圈地向着南口战线摆列起来,从早到晚不停地施放。我们的工事都是临时掘的,挡不起重炮轰击,兵士们每两个人为一单位,在山石上掘开一个小小的隐蔽洞,反正你的炮打上了,也只能打掉我们两个人。每一方吋的地方,都有炮弹落过,它企图将整个的山打平。进南口的路途上,都是一步一弹。

每天都有20架飞机在空中威胁着,但飞机的力量与作用,几乎等于零,没有一个人怕它。十三军的将士真了不得,他们奉到的命令就是死守阵地。

三昼夜(得)不到水喝,马鞍山上,第四连全体只剩一个弟兄,但是他还沉着地坚守阵地,而不稍退,直到我们补上去的生力军到达了,方把他接下来。一个机关枪连的班长,他指挥着几架机关枪在一座山头上作战,敌人冲上来了,他痛骂他的机关枪手打得太慢,但随后他眼前的一个枪手阵亡了,他自己就把这架机枪接过来,继续着干,一不小心,他顺山城跌滚下去了,但机关枪仍抱在怀里。再爬上来,敌人已到面前,他凭空手把日本军官的指挥刀夺了来,立即还手砍去,第一下砍到对方的钢盔上,第二下方把敌人砍死。

汤恩伯,这个铁汉子,他不要命了。这的确厉害,十三军从军长到勤务兵,他们全不要命了,大家都把一条命决心拼在民族解放战争的火线上。”

当时《国闻周报》之《南口迂回线上》报道:

“8月15日,敌军攻入黄老院阵地,炮火的猛密,与攻南口一样的战法,并且逐步向右翼缺口夺进,情况非常严重,师长王万龄也到横岭城坐镇。出发时把他的物件,一针之微,都嘱勤务兵收拾带走,准备不再回来。他说:要是把日本打跑了,当跟踪追击,不幸而失败,则以横岭城为坟墓。

不论机关枪怎样准确向我军扫射,奋勇的十三军战士,没有一个想到枪弹会打进血肉来,短兵相接时,手榴弹是唯一可以对大炮报复一下的东西,掷手榴弹的战士,虽然一批一批的倒下来,第二批马上又跳出战壕去抵抗。

这样的冲锋,接连3次以后,机枪连仅剩一个战斗兵、一个传令兵、一个伙夫了。战斗兵、传令兵把住两挺机枪,伙夫在中间向左右输送子弹,继续对2000敌众强烈反抗。

太阳照临着整个山谷,这3位作殊死战的英雄,最后含着光荣的微笑,躺在阳光中!”

8月16日,在12架日机轮番轰炸后,大批日军对吊末湖吴绍周支队(战场临时组建,由第89师参谋长吴绍周率领)发起进攻,国军官兵奋勇迎敌。当战斗进入胶着状态时,全体官兵跃出战壕,与日军展开白刃战。工兵营长门长春挥舞大刀,带领官兵与日军厮杀,最终日军败退。该战吴绍周支队官兵阵亡400余人,重伤320余人。

8月22日,陈长捷第72师416团团长张树桢(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9期)率部在850高地与日军激战。两位营长阵亡后,他亲率预备队发起冲锋,在身中数弹倒地后,仍高声命令团附率队继续冲锋。夺回阵地后,张树桢团长在书写作战报告时因失血过多溘然而逝,其尚未写完的作战报告(“八五零高地夺回来,职重伤不支,部队各口阵地,命团附”)遂成绝笔。而后该团官兵坚守阵地,与强敌惨烈拼杀。奉命转移时,全团所剩官兵已不足500人。国民政府追赠张树桢为陆军少将。

中央社8月27日报道:

“敌用坦克三十余辆,冲入南口内外壁,工事均被填满,我守军在南口左右山头,与敌激战,罗团(罗芳珪团)官兵,大部殉国,但士气极旺……”

罗芳珪团长(毕业于黄埔军校第4期)在激战中身负重伤。其后在台儿庄战役中他率部奋勇杀敌,壮烈殉国。国民政府追赠其为陆军少将。

南口战役期间,国军前敌总指挥所数次被日机炸毁,汤恩伯总指挥几次险被炸死。

南口战役国军伤亡2万9千7百余人(其中总兵力2万8千人的第13军伤亡1万2千5百余人),毙伤日军近万人。

南口战役重创气势汹汹的日军精锐,狠狠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迟滞了其侵华进程,展现了国军勇猛顽强、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热情和斗志。

当时日军前线最高指挥官板垣征四郎称:“13军毕竟是支那军精锐,皇军在南口遭到了坚强的抵抗。”

经《大公报》记者范长江、小方(方大曾)等战地采访报道,汤恩伯第13军闻名全国。汤恩伯军长时有“抗日铁汉”之称。

时任第13军参谋长的张雪中(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9师师长、第13军军长、第31集团军副总司令)后来回忆:“南口战役在二十天中,一共接奉委员长蒋公十六道亲拟的手令,是抗战中最多的一次。” 南口战役之重要、之激烈可见一斑。

当时第13军所辖第4师和第89师均为调整师(全面抗战前在德国军事顾问的协助下国军陆军共编成20个调整师。调整师为两旅四团制,德式装备,采用德式军事训练。这20个调整师在全面抗战爆发后即成为迎战日军的主力),可谓中央军的精锐师,然而其装备(限于国力,多数调整师实际只配有部分德式装备)与日军相比,则相差悬殊。

时任第89师参谋长的吴绍周回忆:“炮兵,仅第八十九师有日本大正式的山炮九门,且为使用过时的陈货,射程最多四千公尺或五千公尺。其他炮兵情况不明,但还比不上第八十九师。当时据我所知第四师只有几门小炮,另有用绳子拉上山的战防炮两门,是苏联试制品,直到使用时,才发现所领到的炮弹是一些试射弹。在南口战役中,敌人恃优势炮兵,每天同时用山炮轰击我第一线,野炮轰击我第二线,重炮和铁道重炮轰击我第三线。我军不仅山炮小炮无法抬头,以后连迫击炮、重机枪也时常停顿,以免暴露目标,不敢轻易使用。”

第89师师长为王仲廉(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5军军长、第31集团军总司令),副师长为龙慕韩(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8师师长),师参谋长为吴绍周(贵州讲武堂毕业,后任第110师师长、第85军军长)。

第4师师长为王万龄(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5军副军长、湘鄂川黔四省军训总处中将主任),副师长为陈大庆(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4师师长、第29军军长、第19集团军总司令、陆军总司令、台湾省主席和国防部长,追晋陆军一级上将),石觉为第12旅旅长。

南口战役是中国抗战中的著名战役和经典战例之一。如今还有多少人知道那场悲壮惨烈的卫国之战呢?!

我们不能忘记当年为保卫国家民族在南口地区与强敌浴血拼杀的国军官兵们,他们永远值得我们敬仰和怀念。

 

韩声涛生平简介:韩声涛,汉族,1912年10月22日生,山东平度人。1931年春参加东北军,九一八事变不久即投身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坚苦卓绝的中华民族14年抗日战争(1931—1945)期间,历任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和军训练总队总队长;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冀中抗战、豫北抗战、太行山抗战、豫皖边界抗日、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湖阳镇战斗)、豫南会战和豫中会战;所在部队为吉林抗日救国军、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1师和第4师。先后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西安长安军官训练团和昆明美军参谋学校。1947年任国军第13军教育团团长。1948年任国军第13军第299师团长。1949年北平和平改编后任四野第45军第135师副师长。1951年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1955年被转业到湖北省襄阳高中任副校长。1958年被打成“右派”。 “文革”中受迫害。生前为湖北襄樊四中离休干部。2010年3月22日在襄樊逝世,享年98岁。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谨以此文深切缅怀哈尔滨保卫战参战抗日将士

 

                                        哈尔滨保卫战

 

                                                   韩声涛

 

由于张学良违抗中央固守锦州的命令擅自撤兵弃守,1932年1月3日日军兵不血刃占领东北重镇锦州。当时锦州是九一八事变后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行署和辽宁省政府行署所在地。

此前国民政府先后电令张学良“对于日本攻锦州应尽力之所及,积极抵抗……仰即积极筹划自卫,以固疆圉,并将办理情形,按日呈报,毋稍懈怠”、“惟日军攻锦紧急,无论如何必积极抵抗,各官吏及军队均有守土应尽之责……望该主任(张学良时任北平绥靖公署主任)深体政府之意,激励将士,为国牺牲,是为至要”。蒋介石也致电张学良:“锦州军队此时切勿撤退” 、“航空第一队已令其限3 日内到平(北平),归副司令(张学良时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指挥”。张学良却置若罔闻,竟下令东北军大军撤出东北。

由此,先前已轻易占领沈阳、长春和吉林的日军更加藐视东北军,更加狂妄嚣张。然而令日军始料不及的是,当其企图迅速占领东北重镇哈尔滨以完成对东北三省的军事占领时,却在哈尔滨遭到东北军民的大规模坚决顽强抵抗。

哈尔滨是东北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既是中苏共管的中东铁路的枢纽,又是国际性商埠。中东铁路是“中国东清铁路”、民国后改称的“中国东省铁路” 的简称。该铁路以哈尔滨为中心,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至旅顺,为沙俄所建。日俄战争沙俄战败后,长春至旅顺段为日本所占,称为南满铁路。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曾想接着进攻哈尔滨,但日本政府担心苏联的干涉而予以制止。可苏联于当年10月29日致函日本驻苏联大使,声明将采取“严格的不干涉政策”;11月14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李维诺夫又照会日本政府,声明苏联采取严格的中立主义,不干涉日本在东北的行动,从而打消了日本的顾忌,使其更加肆无忌惮。

当时的哈尔滨分为道(指滨洲铁路路道)里和道外,道里归东省特别区管辖,道外归吉林省管辖。东省特别区是介于黑龙江、吉林两省之间管理中东铁路沿线地带与省并列的特别行政区。东省特别区长官张景惠(张作霖的拜把兄弟,后投日成为汉奸,任伪满洲国总理大臣)九一八事变后即与日军暗中勾结,随时准备降日。伪吉林省长官公署长官熙洽也派人游说拉拢张景惠及驻哈尔滨部队将领,要他们服从伪吉林省长官公署管辖、与日军合作。而驻哈尔滨部队将领也按兵不动、消极观望。

10月中旬吉林省代省主席诚允奉吉林省主席张作相令赴哈尔滨组建吉林省政府行署,却遭到张景惠和丁超(滨江镇守使兼东北军第28旅旅长、中东铁路护路军哈绥司令)的反对和阻挠。诚允只得改在宾县组建吉林省政府行署。

1932年1月下旬,在日军飞机、坦克和重炮的掩护下,伪吉林“剿匪”总司令于琛澄(曾任东北军骑兵第16师师长)率伪军5个旅(各旅均有日军督战)向哈尔滨逼近。于琛澄嚣张地致函丁超,限其3日内将部队撤出哈尔滨、以备接收。当时哈尔滨的形势可谓内忧外患。

在获悉日伪军大举北犯的消息后,吉林省代省主席诚允即联系李杜将军和冯占海将军赴宾县会晤,共商保卫哈尔滨事宜。

诚允(1881—1944),字执中,辽宁辽阳人,满族,奉天法政学堂毕业,曾任吉林省民政厅厅长、吉林省代理省长、吉林省高等审判厅厅长、吉林省政务厅长。九一八事变时为吉林省政府委员,坚决反对其时代理吉林省军政事务的东北边防军驻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卖国投敌的行径。不久他遵吉林省主席张作相电令,暂行代理省主席,在宾县设立吉林省政府行署。他积极署理省务,使吉林省大部分县服从吉林省政府行署的节制,与熙洽伪政权抗衡。他还积极联络东北军将领协力抗日,努力为抗日将士筹措粮饷弹药。后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军分会高级参议、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

李杜(1880—1956),字植初,辽宁义县人,东三省讲武堂毕业。九一八事变后坚决抗日,曾致电北平救国会:“只有杀敌李杜,以光我中华民族;决无降敌李杜,以污我中华战史”,后任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

冯占海(1899—1963),字寿山,辽宁义县人,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三期毕业。九一八事变时任东北边防军驻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团长,旋通电起兵抗日,为“吉林抗日第一人”,后任吉林抗日救国军总指挥,拥兵7万余人,在东北与抗日名将马占山齐名,时有“马占山,冯占海,一马占山,二马占海,山海关外,排山倒海”之说。转战白山黑水后,冯占海将军又率部参加热河抗战和察哈尔抗战,时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3军军长兼第91师师长。1935年4月国民政府明令叙任冯占海为陆军中将。全面抗战爆发后,冯占海将军率部转战华北和华中,奋勇抗敌。在河北固安,冯占海将军率第91师浴血抗击日军精锐土肥原师团之一部,全师伤亡官兵6000余人。在著名的武汉会战之万家岭战役中,冯占海将军率第91师与日寇惨烈拼杀,全师大部分官兵壮烈殉国,冯占海第91师官兵在万家岭战役中的英勇壮举获得第九战区传令嘉奖。

李杜将军时任依兰(当时依兰属吉林省管辖)镇守使兼东北军第24旅旅长,熙洽降日后,李杜将军即通电所辖下江(松花江下游)13县的文武官员一律不得附逆,并封存各县税收款项以充军备,拒绝向吉林熙洽伪政权缴纳。他断然拒绝熙洽的劝降,呼吁下江13县军民联合抗敌,驱敌出国土。

冯占海将军时任吉林省警备司令,所部为吉林省警备军,时辖4个旅及3个支队,另有炮兵团、骑兵团各1个,共2万余人。

李杜将军和冯占海将军决心保卫东北重镇哈尔滨并商定联络、策动东北军驻哈尔滨部队共同抗敌。随后,李杜将军和冯占海将军即分别率部向哈尔滨挺进。

1月25日,就在哈尔滨人心惶惶、形势危急之时,李杜将军率部开进上号一带;冯占海将军率部兵分三路开进:一路开进秦家岗,一路经十七道街开进西门脸,一路占据松花江码头。

李杜部和冯占海部抵哈抗敌振奋军心民心。驻哈部队将领也改变按兵不动、消极观望的态度而投入抗敌。

李杜部和冯占海部接管了哈尔滨市郊外围防务,官兵们忍受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爬冰卧雪,守卫哈尔滨。

27日晨,敌发动进攻,日军飞机重炮狂轰滥炸,冯占海部与伪军在子弹库附近交战,李杜部在上号一带夹攻伪军。敌飞机重炮的狂轰滥炸及轻重机枪的密集扫射使官兵伤亡很大。冯占海将军亲率预备队开赴前线,指挥官兵奋勇抗击敌人,激战后敌纷纷溃退。

当日下午,在日军飞机重炮掩护下,敌又向小北屯一带反扑,李杜、冯占海、丁超和邢占清(东北军第26旅旅长)部一起出击,于傍晚将敌击溃并击落日军飞机一架,击毙企图顽抗的日军侦查参谋清水大尉,伪军一个团反正。

28日,双方在南岗、极乐寺、文庙一带激烈交战。冯占海将军派宫长海骑兵旅绕至敌背突袭,夹击下敌全线溃败。

宫长海旅长率骑兵追击30余里,俘虏大批伪军。

冯占海将军遂指挥部队将敌一直驱赶到阿城以南。

哈尔滨保卫战初战告捷,振奋了军心民心,稳定了哈尔滨的局面。李杜将军和冯占海将军率部开进哈尔滨市,受到各界民众夹道热烈欢迎。

恼羞成怒的日寇派飞机到哈尔滨撒传单并轰炸哈尔滨郊区,企图威胁逼迫李杜、冯占海部撤出哈尔滨市区。

1月29日,鉴于伪军进攻哈尔滨的惨败,日本关东军决定直接出兵进攻哈尔滨,遂下达作战命令:

关东军第3旅团长长谷部照率第4联队、炮兵大队,从长春乘火车去哈尔滨作战;

关东军第2师团向长春集结,尔后以车运至哈尔滨;

关东军混成第4旅团一部,从齐齐哈尔以车运至安达、肇东,从哈尔滨北面策应第2师团作战;

关东军飞行队第1中队、第3中队、第8中队和第9中队掩护第2师团集结、开进和进攻。

1月29日,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大桥忠一出面,嚣张地要求抗日军即日撤出哈尔滨;1月30日,日本关东军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又出马,限令抗日军必须在1月31日5时之前撤出哈尔滨,否则日本关东军将发起进攻,均遭到抗日守军的严词拒绝。

1月31日,为统一指挥抗敌,李杜、丁超、冯占海、王之佑(吉林省警务处处长)、邢占清、赵毅(东北军第22旅旅长)、马宪章(东北军第25旅旅长)、王瑞华(东北军第29旅旅长)等部联合编成吉林自卫军。

李杜任吉林自卫军总司令,丁超任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冯占海任吉林自卫军副总司令兼右路总指挥,王之佑任前敌总指挥,杨耀钧任总参谋长,邢占清任中路总指挥,赵毅任左路总指挥。

吉林自卫军下辖:

李杜第24旅

丁超第28旅

冯占海暂编第1旅

宫长海骑兵第1旅(冯占海部)

姚秉乾骑兵第2旅(冯占海部)

邢占清第26旅

赵毅第22旅

马宪章第25旅

王瑞华第29旅

宋希曾山林警备队

吉林自卫军发表抗日讨逆通电和《告民众书》,号召全省军民团结抗日: “杜等分属军人,职在捍国”,“在此形势严重之日,正我军人效命疆场之时”, “一致团结,共赴国难”,“ 敌忾同仇,义无反顾”,“望我父老子弟,念国土之垂危,痛沦胥之将及,互相救危,共策进行”。

吉林自卫军确定的防守哈尔滨的部署为:

丁超、邢占清、李杜部防守哈尔滨上号一带;

冯占海部防守三棵树、南岗一带;

赵毅部防守双城方面。

1月底,吉林自卫军左路总指挥赵毅率部在双城附近击溃伪军刘宝麟旅,随后又在双城堡车站伏击日本关东军先头部队,毙伤日军200余人。

1月底至2月5日,面对在飞机、坦克、重炮掩护下的日本关东军第2师团及5个旅伪军的全面进攻,吉林自卫军英勇抗击,浴血杀敌,并得到哈尔滨市各界的支援。吉林自卫军总司令李杜、左路总指挥赵毅等将领亲临前线指挥。

日军4个飞行中队轮番轰炸扫射,日军重炮疯狂轰炸,加之日军坦克队的进攻,一时间整个哈尔滨炮火连天,弹如雨下,战况惨烈。吉林自卫军将士奋勇抵抗,多次击退日军进攻。

2月2日双城失守后,冯占海部按照李杜总司令主持的吉林自卫军紧急军事会议的决定,奉命实施“伐魏救赵”——孤军急插敌后,直捣日伪省垣吉林市,以阻止日军的进攻。

冯占海副总司令随即率部疾驰南下。

在五常和舒兰交界的团山子,作为先锋部队的宫长海旅和姚秉乾旅遭到飞机重炮支持的于琛澄部伪军的伏击。敌火力猛烈,弹药充足,我官兵伤亡惨重。宫长海旅长和姚秉乾旅长率部在敌包围圈中东突西奔,浴血搏杀。

危急中冯占海将军率主力赶至并亲率一支精兵从东口杀入,致敌惊慌失措。冯占海部官兵内外奋力合击,击溃敌军,毙伤敌千余人。

当冯占海将军正欲挥师向日伪省垣吉林市继续前进时,却传来哈尔滨失守的消息。冯占海将军遂下令部队开往宾县,再图抗敌。

当时我在冯占海部军士教导队(一个连的编制,主要培养班长,特别优秀的还可以当排长),参加了哈尔滨保卫战。

惨烈的哈尔滨保卫战是继马占山将军指挥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后又一次更大规模的抗战,是九一八事变至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的抗战,一时震惊中外,给予嚣张的日军以沉重打击,彰显了我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

我们不能忘记那些在哈尔滨保卫战中英勇抗日的将士们,他们永远值得我们敬仰和怀念。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中东铁路图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1931年9月27日日军飞机在哈尔滨上空飞行示威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诚允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李杜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冯占海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丁超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赵毅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宫长海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冯占海部急行军赴哈尔滨御敌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抗日官兵守卫哈尔滨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被击落的日军飞机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被俘伪军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日军第2师团师团长多门二郎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日军第2师团向哈尔滨集结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集结在哈尔滨附近双城堡的日军野战炮兵第8联队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在哈尔滨郊外的日军步兵第16联队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吉林自卫军向日军开炮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抗日官兵奋勇抗敌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哈尔滨公民救护队舍生忘死救护伤员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自愿医护人员在战地医院救护伤员

 

 

韩声涛生平简介:韩声涛,汉族,1912年10月22日生,山东平度人。1931年春参加东北军,九一八事变不久即投身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坚苦卓绝的中华民族14年抗日战争(1931—1945)期间,历任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和军训练总队总队长;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冀中抗战、豫北抗战、太行山抗战、豫皖边界抗日、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湖阳镇战斗)、豫南会战和豫中会战;所在部队为吉林抗日救国军、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1师和第4师。先后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西安长安军官训练团和昆明美军参谋学校。1947年任国军第13军教育团团长。1948年任国军第13军第299师团长。1949年北平和平改编后任四野第45军第135师副师长。1951年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1955年被转业到湖北省襄阳高中任副校长。1958年被打成“右派”。 “文革”中受迫害。生前为湖北襄樊四中离休干部。2010年3月22日在襄樊逝世,享年98岁。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哈尔滨保卫战85周年:东三省沦陷前东北最大规模抗战 - 老牛韩力 - 老牛韩力的博客

 

 

 

 

 

 

  

在日志《【转载】老兵独家披露:万...》中评论:“谢谢转载。” http://163.fm/4sbIX26

在日志《【转载】《老朽忆旧之抗战...》中评论:“恢复自忠县县名,缅怀抗日英烈,弘扬民族精神,善举也!谢谢转载。” http://163.fm/RJxczOu

在日志《【转载】抗战老兵评汤恩伯...》中评论:““中国抗日名将” 的称号对汤恩伯将军是实至名归。谢谢转载。” http://163.fm/N6naEwV

在日志《【转载】抗战老兵评汤恩伯...》中评论:““中国抗日名将” 的称号对汤恩伯将军是实至名归。谢谢转载。” http://163.fm/Bn4LQwx

在日志《【转载】抗战老兵评汤恩伯...》中评论:““中国抗日名将” 的称号对汤恩伯将军是实至名归。谢谢转载。” http://163.fm/1d788OL

在日志《李承鹏 :你会蔽屏到永远...》中评论:“” http://163.fm/2oZu3NP

在日志《【转载】《老朽忆旧之抗战...》中评论:“谢谢转载。” http://163.fm/AxTM97l

在日志《【引用】我忠于真理》中评论:“女杰” http://163.fm/ZF57mmp